小说家 > 暂未分类 > 雪域长歌 > 第一章 金钗之年 第(1/2)分页

第一章 金钗之年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时值盛夏,七夕乞巧节!雪国王宫的后花园里好不热闹,依照雪国习俗,乞巧节这一天,王公贵族家的姑娘们会相聚来到王城后花园举办一年一度的乞巧竞赛。http://www.mankewenxue.com/497/497853/这雪国的乞巧竞赛十分有趣,只要是尚未婚配的贵族女子皆可参加,乞巧竞赛一部分是现场比试,一部分呢是要事先准备好,这乞巧是要姑娘们比试七样技巧:一是穿针引线,二是蒸巧饽饽,三是巧剪纸,四是巧彩绣,五是品巧果,六是捕巧虫,七是巧种苗。这七项只有最后两项是要提前准备好的,其他的皆是现场比试。前五项考验的是姑娘们的心思是否细腻,手脑是否灵活。后两项呢则是要考研姑娘们的运气和农耕技术了!捕巧虫,便是将蜘蛛捕捉到盒子里.待到乞巧节当日,打开盒子,如蜘蛛已经结网,便为得巧!而种巧苗则是姑娘们将春种时圣女发放的麦苗种子栽种于盆中,待乞巧节时拿来宫中,最枝繁叶茂的种子视为得巧!这七巧全部胜出的女子,不仅会得到王后亲自准备的彩头,更有可能被王子们注意,飞上枝头变凤凰。七巧出彩更会被视为最心灵手巧的女子,是会得到织女垂爱,获得美好姻缘之人!试问世间哪个情窦初开的女子不想觅得如意郎君呢?所以这些贵族的姑娘们各个跃跃欲试,精心准备,只为在七夕节这天赢得头彩!

    此时,婉柔公主已经蹭蹭跳跳的来到了关雎宫前,只见王后端坐在大殿中央,王侯夫人们正逐一向王后请安嘘寒问暖,一旁的贵妃打扮的花枝招展,笑脸相迎!婉柔公主将麦苗往鹤仙鸣手里一推,跑进殿里匆忙跟王后及各宫娘娘们行了礼,便四处寻找她的丹瑶姐姐去了。此时婉柔只听身后有人温柔的喊到:“我在这儿呢婉柔!”公主回过头,笑魇如花,赶忙坐到了丹瑶身旁!:“丹瑶姐姐,我可想死你了,最近你怎么都不来宫里陪我玩?你是不是要把我这个妹妹给忘了?”“我忘了谁也不会把我的小公主给忘了啊,你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丹瑶说罢便从怀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个包裹,慢慢打开。“这是什么姐姐?是南朝的新奇水果?”“没错,这是南朝的八月桂,据说甜的很呢,就是在南朝,也是御用贡品,我可一颗都没舍得吃,费了好大的周折才把它完好的带了回来!”“我就知道属姐姐最疼我了,这么说姐姐这么久没有进宫,是又随姑父去南朝了?”“是的,我随父亲去南朝采办中秋宫中用度,所以才许久没有来见你呢!”“真是羡慕姐姐可以随姑父去过那么多的地方,见识过那么多的事情,何时我也能与姐姐同行,我定要看尽南朝美景,吃遍南朝美食!”噗嗤!丹瑶不禁笑出声来“你这馋嘴的丫头,都多大了,除了贪吃就是贪玩,你整日抱怨王后管教严格,我看倒是未必,王上和王后还是太宠你!”“丹瑶姐姐咱们快一起尝尝这八月桂的味道吧,我还没有吃过呢!你也赶快跟我讲讲,这次又遇见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就这样小姐妹俩你一言我一语的嬉笑打闹着,婉柔觉得,有丹瑶郡主在身边旁的时候总是那么快乐!索卓罗丹瑶,是萧慎燕坤公主的独女,雪国王上,便是丹瑶的亲舅舅!丹瑶郡主与婉柔年龄相仿,二人自幼一起成长,感情无比深厚,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丹瑶郡主性情温顺,善解人意,与婉柔公主的活泼开朗,天真烂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和互补。加之二人又有着君臣关系,丹瑶对婉柔更多的时候是照顾与谦让。而婉柔与自己的亲兄弟在一起时往

    “公主,公主,您慢着点,慢着点,这好不容易您的麦苗算是长的不错,要是弄坏了,我看您还拿什么比?”公主的贴身婢女玲珑焦急的喊着。婉柔公主像是没有听见一般,抱着她的麦苗自顾自的跑着。一边跑,一边说着:“我又没想参加什么乞巧比赛,若不是碍于父王母后的情面,我才不会去丢人呢,我就是把麦苗养的像大树一样高,你觉得其他的项目我会赢么?我现在只想快点见到丹瑶姐姐,她都许久没有进宫陪我玩儿了!”追在后面的三人听闻公主的话后相视大笑!小公公鹤仙鸣笑说到:“我们的公主还真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可能赢得比赛,干脆早早就放弃了!这宫里啊若是比个打架摔跤,摸鱼上树,我们公主定能拿第一,这比什么绣花剪纸,穿针引线,公主若是不剪了自己的手那才阿弥陀佛!”“我看你们两个真是越发的不懂规矩了,竟敢当着主子的面你一言我一语的如此嘲她,就不怕公主罚你们两个多嘴的奴才三天不许吃饭?”这时说话的是萧慎婉柔的贴身侍卫南风泷正!这四人当中属南风泷正最为年长,也更为稳重,南风家三代为官,所出男子皆为国之栋梁,带兵打仗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可以说每位都是雪国的战神!南风家在朝为官的男子一直都是萧慎江臻的左膀右臂!南风泷正,是南风家最小的男子,也是老南风大人最宠爱得意之子,他不仅武艺高强,更深谙带兵之道,其相貌更是气度不凡!眼神乌黑深邃,脸庞棱角分明,富有阳刚之气,是个典型的雪国硬汉!之所以送进了皇宫贴身保护公主,还要因王后的刻意为之!舒敏王后对南风家有恩于前.王后更是希望有个自己看重的人守护自己的宝贝,也是爱女心切吧!然而,天,不一定随人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