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暂未分类 > 雪域长歌 > 第二章 离请别绪 第(1/2)分页

第二章 离请别绪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萧慎二十五年,小雪,今天是雪国长公主萧慎婉柔的金钗生辰,说来也是神奇,自长公主出生那日,天降瑞雪,之后的每一年,每逢公主生辰当日,雪都会如期而至,十二年从未间断!今年的生辰也没例外!雪国的天空正下着微微小雪,一朵一朵的雪花,旖旎美态,温婉如玉,精灵般飞舞,天佑殿内为公主庆生的人们,仿佛因为这场雪,双眸里都有了些许醉意!大殿内歌舞升平,王公贵族齐聚一堂,有人推杯交盏,有人在给王上敬酒,有人说着祝福的贺词,气氛看起来一片和谐,实则却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今天的主角萧慎婉柔,此时正与表姐索卓罗丹瑶默默相望,丹瑶郡主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壶中的美酒,在座的宾客中,恐怕只有她能理解此时婉柔的心情。http://www.ruxueshu.com/1171727/婉柔轻轻的问道:“丹瑶姐姐,酒是什么滋味?喝了它会开心么?”丹瑶答到:“宫中女眷喝的多数是果酒,颇为甘甜,虽不似粮食酿的酒那般浓烈,却也是会醉人的,醉了之后,你便会暂时忘却烦恼,你会比往常勇敢,许多平日不好意思说的话,不敢做的事,你便都敢了!”“酒真的有这么神奇?那我试试!”“不可......”丹瑶话音未落萧慎婉柔已将桌上的酒壶端起一饮而尽!惊的身后的仆人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言语!“婉柔,你还小,不能饮酒,你竟还一饮而尽?若是醉了可如何是好?”“丹瑶姐姐不必担心,我这不是好好的么,这酒还蛮好喝的呢,玲珑,再给我斟上一壶!再说了,我都是要去圣山习道之人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丹瑶的脸更凝重了:“莫要再提了婉柔,一想到你就要离开皇宫,离开我们去圣山习道,我的心理便不是滋味,你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吃过什么苦?这上圣山,还要经历重重考验,你万一吃不消可怎么办?姐姐只恨连带你受苦的资格都没有!”“姐姐不要伤感了,妹妹知道你舍不得我,这去圣山习道是我们萧慎皇族圣女历代的传统,我身为公主,受万民敬仰,食万民供奉,我便要身在其位,必某其职,学好本事,护国为家,造福于民!这是我身为公主的职责所在!我不能推脱,更不能退缩!无论问道之路多么艰难,我都会坚持下去的!再说了,早就听闻长白圣山巍峨壮丽,物产丰富,四季美景如画!我长这么大连皇城都没出过几次,这次啊就当我是去旅行了!”丹瑶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我的傻妹妹,看来你真的长大了,明白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了!那姐姐就祝你早日学成归来!到时候我一定去圣山脚下接你回皇城!”“我们一言为定!拉钩钩!”婉柔笑嘻嘻的说着。这一对儿小姐妹的举动被王后舒敏看在眼里,此时的王后心理同样是万般不舍而又无奈,试问有哪一个母亲能忍心让自己尚未成年的孩子离开身边,独自去远方研习,而身为一国王后她同样明白,肩上的责任是多么的重!王后越想,越是觉得对不起自己年幼的女儿,甚至有时候她希望自己没有生在这帝王家该有多好,这样她便不用忍受这母子分离之痛了!然则造化弄人,事与愿违,非常人所能掌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第一次喝酒的婉柔此时已是醉眼朦胧,身边的仆人见状忙跟王上王后打了招呼后,扶着公主回宫中休息,殿外负责守卫的南风泷正见公主醉眼朦胧,也急忙跟在身后护送公主回寝宫。他边走边埋怨着玲珑与鹤仙鸣:“你们两个怎么搞的?怎么能让公主饮酒?虽说今天是公主生辰你们也不能这般娇纵她啊,喝坏了身子,怎么办?”玲珑与鹤仙鸣不敢言语,此时公主倒是替他们说起了话:“哎呀,南风哥哥你不要总像是教书先生般的说我好不好啊?我就喝了那么一点点果酒,我根本没有醉,再说是我自己要喝的,与他二人无关!对啦,我的礼物呢?你是不是不打算给我了?你可是亲口答应要给我做一副鸟弓的!”“我哪里敢忘,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南风泷正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把精雕细琢的鸟弓递给了婉柔。婉柔公主喜笑颜开:“哈哈哈哈,这下我可以去捉鸟了,南风哥哥最好了!”一旁的鹤仙鸣笑到:“还说我们娇纵公主,这小祖宗一身的调皮捣蛋功夫也不知是跟谁学的!”“就是就是,还给她做鸟弓,看王后知道了怎么责怪你,到时候大人你可别指望我们求情!”一旁的玲珑也帮腔到!这主仆四人就这样嬉笑着回到了公主寝宫。这几人之间之所以如此亲厚,也是因为相处了太久的时光。玲珑与鹤仙鸣是王后在众多宫人中千挑万选出来专门服侍公主的,从公主出去起二人便陪伴着公主成长,甚至同公主一起习武,进学堂,一起玩耍着长大,在婉柔心中,从未拿他们当奴才对待过,而更像是自己的朋友!南风泷正虽然是最后来到公主身边,但因为年长一些,又有官职在身,他便像是兄长一样关心守护着三人,在婉柔眼里,南风泷正更像是自己的亲哥哥,而不似自己的皇兄般有些许的冷漠!送罢公主,身为侍卫的南风泷正还要回到章华宫外值守,回廊尽头,突然有人向他迎面走来!南风泷正定睛一看,原来是丹瑶郡主。丹瑶郡主上前拦住了南风泷正,弱弱的说:“南风大人,我有话要对你说!”南风泷正恭敬的说道:“郡主请讲!”此时的丹瑶涨红了脸:“今天,是婉柔的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