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 暂未分类 > 雪域长歌 > 第三章 问道长白 第(1/2)分页

第三章 问道长白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雪域冬日里的暖阳是那么的难得,一轮红日从雪国皇宫的东方冉冉升起,洒下的道道金光,就像条条金鞭,驱赶着飞云流雾。http://m.bofanwenxuan.com/1430/1430528/皇城门外,浩浩荡荡的欢送队伍已整装待发!只见萧慎婉柔公主身着一袭白色轻裘披风,内衬着淡粉色银狐绒长褂。毛绒绒的轻裘簇拥在颈边,将她娇小的脸蛋衬得玲珑俏丽,少女精致小巧的容颜未施粉黛,被风吹的微红的小脸仿佛染上了淡淡的胭脂,艳若桃花!婉柔明亮的眼眸里带着一丝丝的忧伤,更显得惹人怜爱!王后舒敏紧握着她小巧的双手,一遍又一遍的叮咛着她要爱惜身体,不要顽皮,早日归来!王上萧慎江臻虽然也有万般不舍,无奈满朝文武,后宫嫔妃皆在身后,只能下旨道:“吉时已到,公主出发吧!” 此时只听仪仗队前十九声鞭响,震彻云霄!出发的号角不绝于耳,萨满巫师口中振振有词,文武群臣及后宫家眷跪地祷告!两只象征神圣的驯鹿被带到了队伍的最前方。此时的婉柔眼含泪花松开了母亲的双手跪地拜别后走上了车辇。她坐在车辇里频频回头望向母亲,泪眼婆娑!送公主上圣山习道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出发了!此次的队伍分为三部分,走在最前面的是公主出行的仪仗队,而后是公主的车辇,车辇之后是公主的护卫队,最后面的是敬拜圣山的萨满巫师以及一些装抬祭祀物品的队伍。萧慎皇族的传统里,每年长白圣山封山之前,皇族都会派去萨满巫师祭祀祈福,祈祷来年雪国风调雨顺,国库充盈!祈福的同时,还要为圣山的缥缈殿,及山下的神医谷送去封山数月的补给用度!今年,统领这只浩浩荡荡队伍的便是侍卫总管南风泷正!南风大人亲自护卫当然是今年这队伍里多了一位金枝玉叶的缘故!此时他正骑着一匹威风凛凛的黑色高头大马走在公主的车辇前。车辇里是公主和她的贴身侍女玲珑,及公公鹤仙鸣。此时玲珑正用帕子为公主擦着泪水。鹤仙鸣安慰公主说:“公主莫要伤心,以公主的聪明才智奴才相信您不出三年定能学成归来,与王上王后团聚的!我们的婉柔公主定是历代公主学成最快,最好的!再说了,明年天池见日,王上与王后也是要亲自前往祈福的,到时候您就可以见到王上王后了!还有,奴才这次给您带了不少信鸽,公主若是想家了,就让信鸽捎信回来,以解相思之苦!”玲珑也赶忙说道:“对呀公主,仙鸣这次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公主若是想家了,我们就飞鸽传书!再说了,这不还有奴婢陪着您么,而且啊,我听说圣山之上弟子众多,且都是国子监数一数二的人物才能上圣山习道,到时候您定能结交很多青年才俊呢!您一定不会孤单的!”婉柔不悦的回答:“哎,孤单想家都不是我最害怕的,我只怕缥缈殿规矩繁琐,功课复杂,师尊严格,我若学不好岂不是要丢死个人,况且要上圣山还要过那四重关,若过不去,我便要在山下的神农谷先历练了,我想想都头痛,真是生无可恋啊!”“公主还是不要多虑了,看看外面的风景,心情便能放松许多,四重关公主定能过得去的!”

    婉柔也不再多想,她望向了车辇外飞驰而过的风景!她心中的长白圣山,威峨神秘,冷峻空旷,深不可测。此时的婉柔对圣山充满了无限的遐想!不知不觉她竟进入梦乡!许是清晨繁琐的礼节加上路上的颠簸让婉柔有些疲惫,她这一路昏昏沉沉,睡的格外香甜!待清醒之时已是黄昏。这时的南风泷正在车辇外说到:“启禀公主,再有半个时辰,我们就到了江城官驿了,今夜我们就在这里下榻,臣已命人先行前往官驿安排公主用膳下榻之事宜。”“南风哥哥,今晚我们吃些什么呢?你可得给我吃些好东西啊!否则我上了圣山想吃顿好的真是难了!”婉柔可怜巴巴的问着南风泷正。南风泷正笑着答到:“就知道殿下嘴馋,臣早就命令前去准备膳食的奴才给公主宰羊去了,今天我们就吃公主最爱的古董羹如何?”“好啊好啊!天气寒凉吃凉古董羹最合适不过了!还是南风哥哥最知我意了!”“南风知我意?”南风泷正此时突然想起丹瑶郡主送给他的香囊,他虽明白郡主的心思,但,谁又真正知道南风的心意?此时的天空,启明星跃然星空,萧慎婉柔公主一行已抵达官驿,仆人们早已准备好热气腾腾的古董羹,婉柔笑逐颜开的赶忙坐下吃了起来,她边吃边招呼南风泷正等人一起坐下。“南风哥哥,玲珑,仙鸣你们快来用膳啊,我的肚子早就咕咕想了,咱们今天一起吃,这日后啊,我们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坐在一起吃饭了!”婉柔说罢,几人不再谦让一同坐下。南风泷正从腰间拿出一壶烈酒为几人斟上并对仙鸣与玲珑说到:“来我们三人喝些酒暖暖身子,今天我特别想喝酒!”婉柔撅起小嘴说道:“干嘛不给我喝,我也要!”“小孩子家,喝什么酒?”南风说到。婉柔的小嘴撅的更高了:“谁说我是小孩子,我都十二岁了,再说了我们雪国的女子哪个不是从小就能饮酒的,况且我生辰宴会上早就喝过酒了!不也没什么大不了么!”南风泷正笑到:“好啊,既然公主这么讲,臣便给你,公主若喝的下去,臣便不再阻拦您”婉柔听罢一把抢过南风的酒壶想也没想的喝了下去。谁成想这酒又烈又辣,婉柔根本咽不下去便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