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江涵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家),接着再看更方便。

    她顾宛省掉了一些字,但是战凌也明白了。http://m.erpingge.com/articles/456912/

    战凌微微慵懒的转过头来,他倚着马车的一角,车晃到一下,他道,

    “来杀我的都是北国的人,我杀了他们的兄弟,他们来报仇的,只要我死了,大宁的江山不保,他们北国可以长驱直入,他们兄弟的仇也可以报了,杀了我简上是他们毕生之愿望。不过,我向来以手段残暴著称,在战场是老弱病一个不留,找到我京城来的,我就更不能让他们有丝毫侥幸,我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死了在京城也没有好下场,在军队里要烧天灯,在民间就要尸骨无存。”战凌说话,面不改色。

    顾宛宛心底一股凉气上升,果然杀人杀多了就麻木了,这把一个完完整整的人一顿分尸,不残忍吗。顾宛宛这话没有说出来,但战凌像看出了她的口形一样,转过头去道,

    “有什么残忍的,人死了就跟街上卖的猪肉一样,杀一刀,杀十刀,成了肉泥,也感不到疼,只不过活的人看了,会心中畏惧。我在北地向来这样,落在我手里的向来没有好下场,为此战场,官场,都没有人敢把我怎么样,这些人就是得很很的吓虎他们。”

    战凌说话的语气都十分的冷酷。

    顾宛宛:“……噢!”赶紧捂住嘴,她记得她刚才明明没说出来,怎么就叫他听了去。

    顾宛宛不再说话了,马车也一直往东去。一夜未睡,顾宛宛在马车里晃来晃去,快到京城竟然开始犯困。顾宛宛忍着忍着不睡,最后还是一头栽倒在车箱里一角的靠枕上。

    顾宛宛睡得香,人虽斜靠着,但这一闭眼就睡成了春秋大梦。

    梦中,她梦见战凌,人在太后宣月殿,推门而入,年少英资,泌竹新雨,她喊小舅舅战凌就理没有理她的走了,顾宛宛在后追着他,小舅舅,你怎么不背我,你所有小公主都背了一遍,你怎么不背我,我生气。顾宛宛也不理战凌了。

    这一幕转过去后,顾宛宛又开始梦见在北地,有人满身是血的追着她要杀,顾宛宛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小舅舅,小舅舅救求我啊,我不想死,我想回家。”

    她梦里喊的是战凌,而战凌却并未出现在她梦里去救她,顾宛宛的梦境再转。

    这一次竟然转到了宣雨殿里,宣雨殿里,男子沉重的气息浮荡在她耳边,家具的木香泌着鼻息,但是他的身上更香,是一种淡淡的特殊的香味。顾宛宛沉浸在这股香气中,分不清今生前世,只一次一次嗅着这股香气,心晃神荡,她嘴里呓语着 ,

    “好香啊,真香,是什么香啊。”

    “小舅舅好香啊。”

    战凌:“……。”

    他刚要闭着眼睛小嗜一会儿,突然听到这么句话,战凌看向顾宛宛,只见浸在梦境中的姑娘正抓着他的衣服在嘴边嗅来嗅去,他的衣服她还穿在身上,为了不让她受伤,他当时把衣服给了她。这一会儿,她没脱下来,倒当成了自己专属之物,极尽揉磨亵玩的。

    战凌看着顾宛宛微微拧眉。顾宛宛捏着衣服,嘴角露着笑,嘴里还在哼哼唧唧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一道银丝从顾宛宛嘴角流下来,直接落到了他的衣服上。

    战凌:“……。”转过头,几分嫌弃的把目光瞥向窗外。

    一段路后,到了顾府,马车停车一顿,顾宛宛也跟着醒来,她赶紧整理好坐姿,抬头便撞见战凌正在看她。四目相对,少女脸上一股红润,满面霞芳。

    战凌道,:“到家了,下车吧!”战凌面无表情。

    顾宛宛知道他脾气阴睛不定,起身往外走,然而还没出车门,战凌在后面就又道,

    “衣服给我。”

    ----------

若章节内容显示异常或文字不连贯,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或更换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