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芭蕉夜喜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家),接着再看更方便。

    迎宾楼雅间。www.baijiawenxue.com

    穆俨静静地望着她。见她眉头紧锁,知她忧,知她愁,更知她难过。

    想上前抚去她眉间轻愁,拥她入怀。但拳头张张合合,终是没有动作。

    “莫要忧心,念儿如今的位置坐得再稳当不过,只要他好好的,张解就抢不去他的地位。皇上对嫡庶看得很重,底下的臣子不敢违背。”

    汉王赵王再得皇上的心,皇上也没想过要废了太子。

    “吴氏那边,你莫要动手。”

    霍惜看他。

    “莫要亲自动手。”穆俨又说了一句。

    解释道:“别脏了你的手。如今坐不住的不是你,是吴氏。静待她动作,再迎以痛击。”

    “可我一看到她就不能冷静。会想到我可怜的母亲。”

    穆俨点头:“我知。”

    “如今证人都在英国公手里,他要是护着,你一旦出手,反而落了下乘,有理反而成了没理。她弑主是她的错,且她是听令行事,罪不至死。但你要弑母,就不容于世人,罪无可赦。”

    庶母也是母。

    再说,君要臣死,不敢不死。父要子亡,不敢不亡。若不亡,即不忠不孝。三纲五常约束着世人。

    太夫人对李氏下手,她有过却无罪。可霍惜要对吴氏下手,即成大逆不道之人。

    “再者,现在锦衣卫无处不在,当年太祖派人监视蓝玉时,连他夜里与家人说的话,甚至说的梦话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万事皆有迹可循,你莫要慌了手脚。”

    她出事势必会影响到念儿的地位。

    霍惜想到此,痛苦地闭了闭眼,趴在桌上。

    穆俨望着她一头乌黑的缎发,朝前伸了伸手,想抚慰她,手伸在半空,又缩了回来。

    “市井流言莫要放在心上。立身得正,即不惧人言。传得越凶,大家越发对你姐弟二人抱以同情。我姑母,定国公府太夫人,过几天设宴,说要给你下帖子。我婶娘……也很喜欢你,说要请你去家里玩。”

    霍惜抬头看他,他眼神里满是关切,让她感到温暖。

    穆俨嘴角扬起一丝狐度。

    定定与她对视:“要不,我让我婶娘去跟英国公提亲如何?”

    “不要。”霍惜拒绝。

    “为何?”穆俨一脸冰冷。

    “我不是那个意思。”见他脸色不虞,忙解释。

    “那是何意?”莫不是还念着姓宫那个?穆俨心中不满,板起脸。

    “我担心念儿。若留他一个人在府里,他怎么办?我不放心。”

    穆俨松了口气,“你总要嫁的,不能看顾他一辈子。”

    “那也得把吴氏处理了之后。”

    吴氏?穆俨眼睛眯了眯。

    从迎宾楼出来,霍惜回了霍家。

    “怎么忽然回来了?”

    “娘,这是我的家,我还不能回来了?”霍惜都着嘴看她。

    “你这孩子,我和你爹巴不得你常回来,天天在家最好。”杨氏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

    市井流言她和二淮也听了不少,急在心里。二淮嘴角都起了燎炮。

    那些人怎么那么说他们的孩子?不明真相就到处乱说!孩子这些年多不容易啊,好不容易回了父族,就这么诋毁她。

    她做错了什么?

    夫妻俩夜里都没睡好。

    “我爹呢?”

    “你爹去桃花涧那边捕鱼了,说要给你和念儿捞点桃花鳜鱼吃。我和你爹听到那些不好的话,想制止他们,但又不知从哪传出来的。你爹在家生闷气,越坐越生气,就说要去给你们捞些新鲜的鱼虾吃。”

    霍惜心里一阵温暖。别人毁她谤她,她爹娘却心疼她,要给她弄好吃的。

    挨着杨氏坐着,陪她说话。

    “念儿这两天下学都来看我们,我们知他好好的,心里高兴。就是担心你。”

    “娘,你别担心我。别人爱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呗,也伤不了我什么。”

    杨氏叹气,怎会伤不到什么。世人口诛笔伐,软刀子杀人,更是可怕。他们是粗人,也不知道如何做。只拉着她的手不放。

    又往外看了看,“你舅舅带安安去看书塾了,你给挑的几家书塾,安安说要自己去挑一间合意的,你舅舅一早就领他去了。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要是回来看到姐姐来过,没看到姐姐,又要嚎了。

    “一会我等安安回来,陪他吃过晚饭再走。”

    “能在家吃晚饭吗?”杨氏有些惊喜。她这才回家,不好在外头多呆。

    “能。我想如何便如何。”霍惜答道。

    太夫人管不到她。她想出门便出门,牌子都不用领。晨昏定省她不去,太夫人不满,但也不敢叨叨她。

    二

若章节内容显示异常或文字不连贯,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或更换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战朱门

芭蕉夜喜雨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