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萧小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家),接着再看更方便。

    老李打着哈哈和老中医聊了几句,借口有事就和君末离开了医院。www.boaoshuwu.com

    车上,老李激动的说道:“少爷,你这是捡到宝了啊!”

    她看着君末的腿,露出了希望之色。

    “要不,回去,让少夫人给你看看?”

    君末神情莫测的没作声。

    想起这些天,萧酒再也没和他提交易的事,对他也是不冷不热,心底升起一抹复杂的情绪。

    原本他的腿是寄希望于千面邪医。

    现在发现萧酒的医术还不错。在某个瞬间,他确实是动了心思。

    “再看看吧!”

    过了半晌,君末才矜持的说道。

    “你这孩子,还想拖到什么时候?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就我来。”

    “您的病,只是凑巧而已。她要是真有本事,眼睛怎么到现在还看不到?”

    虽然很有意动。但君末还是不敢轻易相信萧酒。

    “难道你不知道,医者不自医的道理?”

    老李恨铁不成钢的摇头:“少爷,你再这么拖下去,对少夫人也这么冷淡,早晚你会后悔。”

    她虽然没谈过恋爱,也知道,男女之间要是没有共同的话题,就算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也不会走到一起。

    萧酒那么好的孩子,她已经当做了自己人。

    自然希望君末好好珍惜。

    “再看看吧!”

    萧酒身份成迷,还没到他放下心防的那一步。

    两人回到别墅。刚走进花园的小道,就听到熟悉的尖酸刻薄声。

    老李面色一变,就要丢下君末往里冲。

    君末却拉住她,示意她稍安勿躁。

    此时,萧酒正一脸无辜的甩着手,那样子好像碰到了脏东西一样。

    站在她面前的中年女人,却是狰狞着一张脸,双手叉腰,不顾形象的大骂:“不要脸的小贱人,你打伤我儿子和女儿,大牢你是蹲定了。”

    “难道贱人你是警察?”

    萧酒不紧不慢的问。

    李海兰一噎,刚想说她不是,但却有能力把她弄到那里面去。又猛然回神,气恨的死瞪着萧酒。

    这时穿着一身公主裙,捂着嘴从地上爬起来的君静哇的一声委屈的大哭起来。

    她指着萧酒双眼满是恨意:“妈,我牙齿被打掉两颗。你快打她啊!打掉她一嘴牙给我报仇。”

    李海兰畏惧的退后两步,有些心虚的说:“你哥都不是她对手,我哪里打得过她。”

    “不可能,我哥很厉害,他肯定是装的。”

    君静指着地上的君子轩:“哥,你不是说你跆拳道黑段吗?这个女人就算再厉害,也是个瞎子。你不会偷袭啊!”

    萧酒闻言,差点气笑出声。

    而在地上挺尸的君子轩,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抽了抽肿起的嘴角,顿时疼的他龇牙咧嘴。

    来这里之前,他们都以为萧酒是个瞎眼的小白兔,好拿捏。

    结果一动手,却是一只大尾巴狼。

    就和君末那个杂种一样凶狠。

    从爷爷那里听说君末和一个乡下瞎了眼睛的女人订了婚,瞅准机会,等到老李和君末都不在,他们找上门。

    本想在萧酒面前立威,威胁恐吓她,再给点好处收买过来。

    结果,这个女人油盐不进,力大如牛。一巴掌一个,把她和妹妹打飞出去。

    他被打狠了,哪还敢往上凑着找揍。

    “我可是你婆婆,你要是敢打我,我就让人知道你不孝,让君末把你赶出去。”

    见自家儿子在地上半天不动,李海兰以为被萧酒打晕了,顿时就着急起来。色厉内荏的怒瞪向萧酒。

    “婆婆是什么鬼?”

    萧酒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神色。

    这三个人一来,就各种颐指气使。

    佣人一出声帮她,就被这个什么婆婆的女人骂的狗血喷头。

    其中两个人悄悄的偷袭她,想抓花她的脸。

    她身体虽然受系统的惩罚影响,有限制,但对付两个普通人,还是没什么问题。

    结果一出手,才发现,就是两只弱鸡。

    虽然偷袭的两人有些卑鄙,但她更想抽面前这个满嘴喷粪的女人。

    “我管你是谁,先打了再说。”

    李海兰见萧酒伸出手朝她走来,吓的瞳孔都要凸出来,也不去管自己的儿女,一边往大门口跑,一边放下狠话:“你等着,我会让老爷子来收拾你。”

    君静一看不好,连她。妈都畏惧萧酒,哪还敢留下去。

    地上的君子轩也不敢再装下去,爬起来跟了上去。

    三人跑到花园时,正好撞见了君末和李管家,顿时吓的魂都飞了一半。

 

若章节内容显示异常或文字不连贯,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或更换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