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萧小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家),接着再看更方便。

    陈延准以为李虎不愿意给他解药,正打算用武力逼迫的时候,李虎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m.baijiawenxue.com

    “那种毒素,据说刚刚研究出来没多久,根本没有解药。”

    一句话,如晴天霹雳般,直击陈延准心头。

    “你想骗我?你是不是想从我这里得到好处?”

    陈延准狰狞着泛红的双眸,一把拎着李虎的衣领,像是要吃了他一样。

    “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这毒是威尔逊研究所流漏出来的东西。到目前未止,是没有真解药的。你现在就算杀了我,我也还是这样的回答。”

    见陈延准露出要吃人的眼神,李虎咽了咽口水,接着说道:“不过,我们这里有可以暂时压制毒素的解药。只不过这种解药吃多了,就会有依赖性。就算以后真正的解药研究出来,也没用了。”

    李虎当初给陈玉立下毒,也是看中了陈家的财力,是想给老虎帮找个长期的饭票。

    谁能想到,他们最后会这么惨?

    现在就连陈延准都能对他动粗了。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等着,早晚有一天,这些账,他们会讨回来。

    “威尔逊研究所在哪?”

    陈延准并不完全相信李虎的话。

    “在欧洲。具体地址谁也不知道在哪儿。而且,就算你想找他们为你儿子解毒,也不可能。目前为止,只有收到威尔逊研究所邮件邀请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研究所的病人。”

    李虎现在把所知道的全盘托出,毫无一丝保留。

    实在是被抓后,关怕了。

    现在好不容易逃出来,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如同惊弓之鸟。

    而且,他们现在不敢得罪更多的人。

    要是在以前,陈家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他们不敢再贸然结仇。

    “你对我儿子下毒,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儿子得罪过你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害他?”

    面对陈延准的质问,李虎垂下了脑袋。

    他能说是为了钱吗?

    这个时候说出来,只有被垂死的份。

    就在他选择保持沉默的时候。陈延准竟然打了报警电话。

    李虎豁然起身,大吼一声:“兄弟们,和他们拼了。头可断,血可流,就是大牢进不得。”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李虎一声令下,所有还很虚弱的老虎帮帮众,突然如同打了兴奋剂的猛虎般,冲向了陈延准和他雇佣的几个保镖。

    双方打了不到五分钟,陈延准这边的人被揍的鼻青脸肿,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而李虎这边的老虎帮众们,不仅全都挂了彩,有几个甚至生命垂危。但却没有一个孬种。

    “敢报警,老子弄死你。”

    陈延准没了保镖的保护,被老虎帮的两个小弟控制住。

    李虎啪啪啪,狠狠的甩了陈延准几个大耳刮子,怒骂:“老子好歹在道上也混了那么多年,是你这种暴发户能动的吗?去你码德,还敢报警。陈延准是吗。老子记住你了。早晚有一天,老子会找你报仇。”

    李虎说完,对着陈延准被打成猪头的胖脸,呸了一声。吐了口唾沫在他头上。

    “走。”

    李虎不敢再耽搁下去,在警察来之前,全都撤走了。

    等陈延准出现在医院里,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为了掩饰自己脸上的伤,特意戴了口罩遮掩。

    但到了陈玉立的病房里,还是被一夜不怎么休息的孙慧芳发现了。

    孙慧芳惊叫一声,就要去扯掉陈延准的口罩,却被陈延准推开。

    他对着孙慧芳就是一通怒骂。

    把昨晚在外面受的那些伤害,全发泄在孙慧芳身上。

    和萧酒关系断绝后,就算再想找君末都没了合理的理由。

    陈延准气的热血上头,一不小心血压飙升,二百斤的吨位,直接倒在了地上。

    把厚实的木地板都给砸裂了。

    家里的顶梁柱一倒下,孙慧芳吓的六神无主,每天都以泪洗面,在医院里照顾父子二人。

    一周的时间,很快过去。

    九月初九,是萧酒二十岁生日。

    一大早,君末和萧酒穿戴整齐后就来到了民政局。

    因为提前拍好了照片,等排到他们的时候,很快就把证给办了下来。

    走出民证局时,萧酒的神情还有点恍惚。

    直到上了车,君末提醒她:“回去吧!大家都在等着我们呢!”

    一句话,让萧酒如梦初醒。

    她和君末今天领证,是众望所归。

    自从两天前,外婆接到君家后。家里热闹了起来,每天能听到外婆的笑声,萧酒也不由高兴起来。

若章节内容显示异常或文字不连贯,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或更换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