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福卡福福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家),接着再看更方便。

    天色沉了一天,虽是绵密毛毛雨,却到底还是落下。www.shumobao.com

    初秋的风从楼道那扇竖着黑色铁栏的窗口灌进来,带着空气中阴冷的潮气,浸入肌理。

    白新站在电梯口等着,指尖微抖。她穿着浅薄的长裙,未着外套——她总是忘记这件事。

    于是想起来,月初开始入秋时,程季青免不了提醒她多带一件外套,提醒她早晚温差大,提醒她今天要下雨,记得带伞。

    相比起来,她从来没有程季青的细心,也极少去关心程季青这些。

    电梯门打开,走进去。

    到了南景十六楼,程季青的密码是她的生日——七月初七。

    七夕情人节,极好的日子,再加了年份组成。

    再是指纹。

    这个门一共只有两个指纹,甚至,在很久之前,程季青就已经给了她这样的待遇。

    白新心底涌出涩意,走进门的瞬间,她便知道程季青不在家。

    屋子里空荡荡的,门口孤零零的只有一块深紫色地毯。

    鞋子都被收起来,她在柜子里拿了拖鞋,走进去。

    空气并不流畅……白新心脏忽地动了动——家里太过整齐,整齐到令人心慌的地步。

    阳台的花瓶里就算不是百合,程季青也总会换上新鲜的,但现在光秃秃的透明玻璃就那么摆着。

    白新眸光发沉,她想到什么转身去打开冰箱,没有程季青日常做沙拉的蔬菜。

    她冲到程季青房间,被子都收起来了,衣橱里的衣服显然少了一些,更让她心神震动的是——柜子里的行李箱,不见了。

    这是白新在陆曼离世后的十余年里,为数不多的一次惊慌。

    她站在空荡荡的房内,指尖难以克制的发抖。

    她回想着程季青那句‘自己保重’,原来是意有所指么?

    程季青要离开她吗……?

    白新深深的呼吸,她的手抓着衣柜的门,就快要扣进去。后知后觉的冷从脚底袭来,白新拿出手机,再去拨那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的电话暂时……”

    她站的时间不长,却觉得双腿微麻,她坐到床边。

    她联系不到程季青,也没找到程季青。

    会在宋呤那里吗?还是在程景那里?

    她的理智缓缓回来——还有一个地方。

    白新是直接给Ada打的电话。

    知道程季青去江城的消息,她满心复杂,程季青在哪里,她却要问其他人才能知道。

    去江城的飞机最近的一班在两小时后。

    白新难受后的燥意一点点冒出来,两小时的时间足够让她耐心耗尽,可那是一千一百公里的距离,她能怎么样。

    心绪不平,因为体力不支,心跳也快,她的手抚着身下的软垫。

    点开微信,打开程季青的对话框。

    打了几次,都觉得这样的对话毫无诚意,比起程季青给她的,总显得太过浅薄,

    【程季青,我好想见你。】

    她还是发出去。

    -

    程季青昨晚没睡好,在飞机上倒是补了两小时的觉,精神也好些。

    下飞机才将手机调了模式。

    然后几条微信跳到屏幕。

    明明是几个人的消息,她却一眼看到白新,取消置顶又怎么样,并不代表这个人不存在。也不过是让自己心里舒服些——她也可以没那么在意。

    她望着那条消息,沉默了片刻,重新关上手机。

    这样的甜言蜜语她倒也不是第一次听,每每动心,每每心软。突然间,她也想心狠一点。

    她也想让白新知道,她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心软。

    且还是在一切没有弄清楚之前。

    酒店是剧组定的。

    童言希,李云蓝和另外几个演员都已经到了。童言希在小群发消息,第一个晚上什么也不做,出去‘采风’。

    大家都挺活跃。

    江城风光无限,有‘小江南’的称号,白墙黑瓦的矮房后,屹立着高楼大厦。一路踩着石板地越过阴雨长街,一行人到了江城湖旁的小楼。

    六点多,本该是江城湖最热闹的时候,但今日下雨,人流大减。

    “童导先点吧。”几人将点单卡递给童言希。

    童言希拿过去,三两下点完,说:“今天别减肥,想吃什么点什么,反正后面你们也没得放纵了。”

    几人听得发笑,程季青也笑,说的倒是,《猫与薄荷》里面跳舞的部分不少,起码这两个月拍戏的时间她们要绝对保持体重。

    “宣传照拍了,是不是这两天就要发了?”饰演前妻的周晴问,也是拍戏多年的演员。

    李云蓝说:“明天上午。”

   

若章节内容显示异常或文字不连贯,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或更换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