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阳可红红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家),接着再看更方便。

口水,想着什么好吃的了?她也想试试。

    “说的好像羊还能喂点别的什么似的,不都是吃草,还有牛吃草,拉出来的嗯嗯都可以凑火烧呢。”花奶说道。

    那可不是,还可以喂饲料啊,唉,不能和你们说。就这一点,她打死是不会把法子告诉村民的,那如果以后都贪着喂饲料能加速成长,让牲口膘肥体壮的,到时候她想吃原汁原味的肉肉的时候,可就没机会了。唔唔唔唔唔,绝对不行!

    “那是那是,奶你说的都对,你就瞧好吧,记得让婶子把羊杂用草木灰洗干净。”花田交代完,就见陈星已经洗好了羊肠,花田用燎过火的刀把羊肠切成了一条细线,再将羊肠线cha进燎好的娘亲的绣花针里。

    而此时。陈娇的血也在血竭和按压下总算止住了。

    “师弟,等下娇姐要是疼醒了,你就把她敲晕,就是上次我爹教你的法子。然后我再缝,缝的好了伤口没那么难看,缝不好,以后就难办了,女子家家的。”花田没说,还是伤在私密的的肩胛。

    古代的人多保守,伤在肩上不知得被多少人厌弃。

    “怕什么?我们陈村的人我们自己知道,阿娇是怎么伤的我们都知道,岂能让别人羞辱了去!”陈星气愤道。

    .

    /94/94505/20968579.html

若章节内容显示异常或文字不连贯,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或更换浏览器阅读!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