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枳砚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小说家),接着再看更方便。

    容允将初澄护在怀里。www.qiweishuwu.com

    冷冽湖水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感受到水流在他身边钻来钻去,甚至要钻入他的头脑中。

    触感慢慢消失,只有怀中的温暖还算真切。

    努力拨开层层湖水,向上游去。

    和风发现事情不对劲儿的时候,容允已经跳进了湖里。

    “不好。”和风迅速穿过人群。

    人围的越来越多,和风心里一紧。

    世子要是再出一回事,他就算是死也难辞其咎。

    放下佩剑,刚准备跳湖救人。容允就带着初澄从湖面探出头。

    怀里的姑娘呛了几口水,不停的咳嗽起来。

    初澄身上湿透,岸上人很多,若现在上去,他倒是无碍,初澄就有些麻烦了。

    把初澄的脑袋摁在怀里,挡住初澄的脸。

    男子宽厚的背遮住了众人的视线。

    和风见两人没事,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驱赶围着看热闹的人,“没事了,没事了,都散一散。”

    多数人离开了,还有几个好事的不愿意就这么听和风的话。

    磨磨蹭蹭,还想看看是哪家姑娘失了清白。

    和风亮出手里的佩剑,往前一横,和风板着脸,气场逼人。

    “不走?”

    好事的也有些怂了。知道这不是随便能惹的人。不满的离开了。

    见人都散开了,容允带着初澄上岸。

    手臂环着初澄,“转过去。”

    和风没听懂,“啊?主子你说什么?”

    容允温润的声音也带了几丝凉意,“我说,让你转过去,还听不懂吗。”

    “哦哦。”和风手脚麻利的转过身,头皮有些发麻。

    看世子这样子,他要是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了,这眼珠子也不用要了。

    “把衣服脱下来。”

    和风听了话,不敢犹豫,把黑色外袍脱下来递给容允。

    接过和风的黑袍,就想披在初澄身上。

    想到什么,手停住。

    脱下自己湿了的外袍,披在初澄身上。

    “你干嘛啊,你衣服也是湿的。”初澄推脱,不想要湿衣服搭在身上。

    摁住初澄乱动的手,又在白色袍子外盖了和风的衣裳。

    两件大大的不合身的衣服压在初澄身上,显得她格外娇小。

    初澄靠在容允身上,摆弄几下衣裳,“好大。”

    “裹好,以后想不想嫁人了。”

    虽民风有些开化,但女子落水湿身上岸,这种事还是对女子清白有影响的。

    “哦。”初澄受凉脸色有些苍白,身体也觉得不适。但还时强撑着打趣,“那阿再娶我吧。反正我心里只有阿再。”

    “我不喜聒噪的人。”

    “那我少说话,阿再喜欢吗?”

    “不喜。”

    容允没心情与她拌嘴,这姑娘也是不一般,搁普通人身上,早就哭了,而初澄倒好,还有心情在这里开玩笑。

    命和风牵马过来,带初澄上马。

    临走转头看了宋怡凝一眼。

    宋怡凝站在不远处,愣愣的看着他们。

    接到容允的目光,宋怡凝条件反应的向后退了一步。

    男人的目光太过瘆人,宋怡凝情不自禁开口解释,“不是我,是她自己掉进去的,你看我干什么!”

    提高嗓音,“不是我!要不是你们私会,他怎么可能掉进去。”

    听了宋怡凝的嘶吼,容允无动于衷,那神情好像已经把这笔账算在了她头上。

    ......

    初澄被送回宋府的后门,避免这幅样子被人看去。

    “自己可以吗?”容允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初澄受宠若惊。

    连忙道,“阿再你不要担心我,照顾好自己。”

    “好。”

    初澄手拎着衣服,裹好自己,向府邸走去。

    容允也翻上马,准备离开。

    “阿再——”

    初澄步子留在原地,看向已经上马的容允。

    “我们...还会见面吧。”

    “你能原谅我吗?”

    也许是看初澄落汤鸡的样子有些可怜。心竟然莫名软了。

    容允语气都柔和了许多。

    “嗯。”

    风在两人之间传递着,不知是回答的那一句。

    但是,不论是那一个,对初澄来说,已经够了。

    虽然落水,不得不说,这笔账,确实值了。

    容允到定北侯府门口,已经撑不住了,救人时他的头就像炸裂一样刺激着他的神经。

    “主子!”

 

若章节内容显示异常或文字不连贯,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或更换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